您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新闻资讯

冤案相关责任人未受相应追究 申请赔偿数年未果

2019-11-08创建者:admin

       冤案相關責任人未受相應追究 申請賠償數年未果 2010年06月09日00:23千龍新聞網

剩下的日子,他甚至不能下咽母親親手做的飯。他手中握的是瓷碗,心中卻不時回想起高牆院內的鐵皮碗。

離保釋期滿越來越近,與[兒子 的英 文:Son][度 的英 文:attitudes]分別讓母親悲痛欲絕。

10年前刑訊逼供將他投入了看守所,他用意誌不斷打撈著生活的[希望 的拚音:xī wàng],此刻再次回到原來的地方,他堅持的勇氣[幾乎 的英 文:much]喪失殆盡,劉俊海似乎意識到生的希望[已經 的拚音:yǐ jing][無法 的拚音:to be]得到,幾天的功夫,頭發全白了。

7天7夜,滴水未進。這次他用絕食來對抗生的希望。第七天劉俊海被抬出了看守所,母親央求他能好好活下去,要他活著回來。

生活[如何 的拚音:rú hé]繼續

2003年4月29日,34歲的劉俊海與劉印堂第[一次 的拚音:yī cì]真正走出了看守所,法院下達了無罪釋放判決。這張紙,他們等了15年。

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認定兩人在公安機關供述參與在劉勤生家放火的供詞,前後供述存在多處矛盾。雖然公安機關對現場進行了多次勘驗,對現場提取的泥土、塑料片進行了鑒定,但鑒定結果不能證實二人與作案存在因果關係,部分證人的證詞均不能證實兩人參與了放火燒死四人、燒傷一人的作案過程。

為此,法院認定劉俊海、劉印堂犯故意殺人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 的拚音:chéng lì],判定兩人無罪釋放。

直到今天,劉俊海才清楚,當時地方司法部門正在處理一批超時羈押犯,他們才最終得以釋放。

看守所所長[告訴 的拚音:gào su]劉俊海,根據每年看守所對超期羈押的人員情況的統計,他們兩人是全國看守所當中關押時間最長的人——15年!

根據《[中華 的拚音:zhōng huá]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規定的時限標準,一般情況下的案件,偵查、審查起訴、審判三個階段的羈留時限合計共183天。特殊情況下的案件,偵查、審查起訴、審判三個階段的羈留時限合計共627天。並且,各個環節的羈押期不能累計計算,也不能相互占用。

臨走時,看守所要求兩人的家屬繳納他們在看守所15年的生活費共5000元。劉俊海的母親東拚西湊弄[來了 的英 文:老弟]500元〖亚博足彩相融互促〗。得知這個要求,劉俊海憤怒到了極點,他提出拒絕出獄。“難道我願意住在這裏15年嗎?他們還有臉跟我要錢!”已經從男孩變成男人的他那一刻徹底崩潰了■亚博足彩星级酒店■。

劉俊海的朋友總是勸他,時間能夠讓人忘掉一切,[但是 的英 文:But]在劉俊海的[世界 的拚音:shì jiè],記憶卻常常將那些早已沉入海底的碎片再次打撈起來。在看守所外的日子,劉俊海追索往昔的痛苦,卻把一個又一個的黑夜消耗在對未來的想之中。

他認為人內心的性情就像皮球一樣,給的壓力越多,[反而 的英 文:but contrary]越要釋放。

2003年兩人被判無罪後,當年釀成這起冤案的相關責任人卻沒有受到相應追究,這讓劉俊海心中一直不能平靜。

有一次,他再也壓抑不住[自己 的拚音:zì jǐ],執意要出去報複當年對他刑訊逼供的那幾個人。

母親拽住他,跪了下來,渾濁的淚水從眼眶中流出。“兒啊,娘這麽多年為你上訴,圖的就是你能平安出來。如果你非要去,讓娘先走,你把娘葬了再去。”

在眾多朋友的力勸下,劉俊海逐漸恢複了平靜,為了母親,為了這個[家庭 的英 文:family]他選擇活著。

當晚,劉俊海做了個夢,烏鴉驀地一叫,驚心動魄。死鼠[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在地麵腐爛,蒼白的屈辱記憶又再升起。

與劉俊海相比,生活在官村的堂叔劉印堂,情況更不樂觀。

雨後的官村退去了泥濘,村莊笨拙的線條若隱若現。村口的一處養雞場便是劉印堂的住所。

此時的劉印堂已經處於偏癱狀態,加上患有腦血栓,幾乎不能說話。

養雞場到處是蒼蠅,幾十隻蒼蠅落在劉印堂的身上,他似乎全然不知。劉俊海撕開喉嚨重複著[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的提問,劉印堂[知道 的拚音:zhī dao]是在問自己,微微發笑。嘴裏掙紮著要說什麽但說不出來,[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發出吱吱的磨牙聲。

他用手指向記者示意,當年那場火災,他跑到劉親生家救出了三個人,而自己卻成了“殺人犯”。

劉印堂伸出來的手上滿是棱角,折射出他20年前勞作的景象,手上沾滿小麥的麥香和秸稈的苦澀,但在手銬麵前,失去了那個時代賦予這雙手以沉重的力量和崇高的尊嚴。

[警察 的拚音:jǐng chá]帶走時,他是村裏的生產隊長。“進去時身體好得很,出來時已經成了廢人。”兒子說。

劉印堂早已變得木訥,而心理並不平靜的劉俊海每天淩晨四點就從床上爬起來,一個人獨自坐在馬紮上,手裏拿根煙,腦海中不斷回放著15年的鐵窗人生。

15年,他早已墮入[一種 的英 文:one]永恒的思索狀態。退回到以往的生活狀態才發現,一切都已物是人非。官村殘存的老房子前,雜草叢生。22年前的婚房,房頂早已脫落,嵌在窗台上的鋼筋,手用力一搖便會吱吱作響。

此刻,劉俊海希望國家賠償能夠盡快兌現,於他來說,這[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僅是錢那麽簡單。

2004年起,劉俊海先後向臨漳縣和邯鄲市檢察院遞交了賠償申請書。按照國家賠償法的規定,2004年兩人可獲得共70多萬元的賠償。(注:該數額依據當年國家統計局年度職工[平均 的拚音:píng jūn]工資計算)

劉俊海的律師高世友向記者表示,最高人民檢察院規定對於無罪釋放的案件要經過檢察院確認程序,如果侵犯了公民權力才會給予補償。[因此 的拚音: yīn cǐ]在2004年,“二劉”先後向臨漳縣和邯鄲市檢察院遞交了賠償申請書,但是兩機構都對申請不予確認,即“檢察院認為沒有侵犯劉俊海和劉玉堂的公民自由權。”高世友說。

檢察院的確認程序走到了盡頭,但最高人民法院規定,對於無罪釋放者[可以 的英 文:can]不經過確認程序直接予以賠償。因此劉俊海開始求助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出具賠償決定書。“幾年來,中級人民法院遲遲不出具賠償決定書,每次打電話都跟我說正在幫我辦理。”劉俊海說。

高世友向記者表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規定,此案為檢察機關錯誤逮捕行為,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審理賠償案件程序的暫行規定》第20條規定,賠償委員會應在3個月內作出決定,案件情況複雜的最長不超過7個月。

“按照去年國家統計局的職工工資數字,2010年應當賠付他們兩人共120萬元。”高世友說。

而對這一切,官村部分村民有自己的邏輯-有人[傳說 的拚音:chuán shuō]劉俊海是花錢買的無罪釋放,所以才遲遲得不到國家補償。

記者臨走時,劉俊海指著峰峰礦區的高點,他說那座山叫寶山。昏黃的街燈照亮著從寶山隧道下結伴而行的[人們 的英 文:People]。至今單身的劉俊海卻茫然四顧,他在試圖尋找22年前的青春足跡:那時的他少年輕狂,身邊有一位心[愛 的拚音:ài][姑娘 的拚音:gū niang],善良的姑娘曾在看守所外獨自等待了他兩年。來源:21世紀[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報道

 
网站地图